酒母传奇

发布时间:2013-12-26

 酒母传奇

苏北双沟镇酿酒有近千年了。当地有许多关于双沟酒的优美传说,其中尤其动人的是神曲酒母的传奇故事。
相传,那日王母娘娘邀各路神仙开蟠桃会,因嫌赤脚大仙的一双脚太脏,排坐次时,竟将他列入末席。赤脚大仙心中不快,伺机偷了王母娘娘用来酿造天庭宴会的酒母,然后又不声不响地坐回原处喝酒。正当众仙饮得高兴时,专管司酒的小仙匆匆来报:“大事不好,酒母被盗。”王母娘娘大吃一惊说:“酒母乃成酒之母(现称为酒曲),被盗如何了得!”忙亲自带侍从前往查看。详查之后,并未见酒母半点踪迹,却在一排贮酒缸的间隙中发现了一只醉卧不醒的银狐。王母大怒,骂道:“定是被这孽畜盗去无疑,还不快拿下关起来,听候发落。”
这银狐本系桐柏山中修行千年的狐狸。一次王母娘娘路过此山上空时,因怜其潜心修炼的一片苦心,便袖了回来,准其变为一个名叫银姑的仙女,令她守护蟠桃林。银姑因见蟠桃林中蟠桃尽被采摘招待了众仙,自己闲来无事,便信步走进仙酒贮藏室,一时经不住那扑鼻酒香的诱惑,竟偷吃了些仙酒。不想自己仙道尚浅,早醉迷了本性,现出银狐原形。
可怜这银姑稀里糊涂被一条捆仙绳捆住,关在一间冷屋里自己尚还不知。待到醒来时,早吓得泪流满面。这时忽听门外有脚步声,接着紧闭的门不打自开,款款走进一位仙人来。银姑抹泪看去,认得是赤脚大仙,忙弯腰施礼说:“大仙可知我犯何天条,为何将我捆绑于此?”大仙掩上门才小声说:“只因你偷喝仙酒现了原形,扰了王母雅兴,听王母说会要治你死罪呢。”大仙一句话,只吓得银姑两腿一软跪在地上泣求道:“请大仙救命。”大仙说:“此事王母处置得也太过分了,我见你可怜才特来救你。但从此你必须逃往凡尘,藏在隐秘处,千万不可露面。”说毕对银姑吹一口仙气,银姑身上的捆仙绳立刻脱掉。银姑千恩万谢后逃下凡来,仍回她的桐柏山灵光洞去了。
且说王母宴罢送走了各路神仙后,便叫侍从亲自去提银姑来审。侍从回报银姑已挣脱捆仙绳逃走了。王母掐指一算,已知此事是赤脚大仙所为。那赤脚大仙在玉帝面前甚受器重,且又与众仙相交甚厚,不便得罪。盘算再三,王母娘娘终于想出一条计来。她来到玉帝面前奏说银姑私自下凡犯了天规,不如请赤脚大仙下凡寻她回来。玉帝准奏。那赤脚大仙哑巴吃饺子,心里自是有数,也就乐意前往,便化作一个蓬头垢面光臂光足的老叫花子,一路来找银姑。
再说那银姑下到凡间以后,与一位农夫结为夫妇,生下一子。农夫名叫赵武,给儿子取名赵文。这赵文已七岁了,终日在家由母亲教导读书。时值明洪武年间,天下倒也太平。赵武下田耕种,银姑在家纺绵,一家人美满度日。这天赵武下田去了,银姑也去河边洗衣。赵文正在家中温习功课,忽见门外来了个脏乎乎的老叫花子。赵文问:“爷爷是讨饭还是讨水?”那花子摇摇头说:“一不讨饭二不讨水,想请小哥哥给我洗洗这双脏脚,我人老骨头硬,弯不下腰来。”赵文是个知书达礼的孩子,忙说:“这不难,我们家人穷水却不贵。”说完就给老人打来一盆水,老叫花子先放进一只脚,洗完后,又放进另一只脚。赵文用一双小手细搓慢揉将老叫花子的双脚洗净。花子笑嘻嘻地说:“小哥哥,为了谢谢你,我这里有块讨来的饼送给你。”说完从怀中掏出一块方方正正灰不溜秋的饼子来,刚掏出,早已满屋生香。接着,他从桌上取过狼毫饱蘸浓墨在墙上写道:“狂为尊长不自爱,自盗酒母弱女蒙怨实不该。”另写一行小字云:人在双沟走,人在天地走。欲寻那人时,山左山右。写完向门外一指说:“你母亲来了。”赵文向门外一看,并未见母亲来,再问花子时,哪里还有他的人影,只有那块香饼放在桌上。
银姑洗衣回来听了赵文的叙说,再看墙上题诗已知自己遭遇的因由。再看下落款,“人在双沟走”意为“赤脚”,“人在天地走”应是个“大”字,“欲寻那人时,山左山右”该是个“仙”字。再看桌上那块异香扑鼻的的饼,知是酒母。银姑索性横下心来,将神曲酒母留下,用丈夫耕种收获的高粱麦菽于农闲时酿起酒来。谁知酒一酿出,醇美无比,名噪江淮,世人有“不喝银姑酒,枉来世上走”之美谈。
单说银姑用王母娘娘酒母酿酒,除卖给商人外销之外,还在当地开了一个“万家乐”小酒店。专供村邻闲时来此饮酒,分文不收。这天晚上,众乡邻正在银姑酒店饮酒聊天,赵文手执书卷来到酒店,发现村东铁匠赵二愁眉苦脸。赵文问道:“二叔为何这样不高兴?”赵二叹气说:“唉,昨日,因我给一客人找碎银子,不知怎的把我三年来积攒的银包丢了,你说可惜不可惜。”赵文笑道:“二叔不必如此,是你的财丢不了,不是你的财叹不来。这样吧,你在我手中的书本上随便指一个字出来,我帮你算算那银子的下落。如何?”说完便真的将手中的书翻开一页。捧到赵二面前。赵二随手在书上指了一个字,赵文说:“这是个酒字。赵二叔,你的银子定是丢在风箱和水缸的夹缝里了,喝完酒不如回家找找看。”那赵二是个老实人,听赵文这么一说,站起来就往家跑。不一会儿又满头大汗地跑了回来,乐哈哈地喊:“神了神了!真找到了!”这下惊动了满座庄邻,大家把赵文围起来问他是怎么算出来的。赵文说:“赵二叔本不识字,他随手就指了一个酒字,酒字半边水,半边为酉,酉字形同站起的风箱,故信口说出了二叔银子的下落。原是想安慰二叔的,谁知竟说巧了。”正说着,忽听门外有人高声说:“我也来赶个巧。”话音刚落便走进两个人来,一个中等身材,着一身青衣短靠,脚蹬薄底快靴,身后斜插一把快刀。另一个身材高大,穿一件紫袍腰系一条黄丝带,一双手斯文地背在身后,面目和蔼。赵文一见,忙站起施礼说:“刚才学生在此闹着玩的,两位客官万不可当真!快请坐下喝酒。”谁知那个穿紫袍的却说:“我也想让你闹着玩玩。”边说边走到一张八仙桌前,刚好桌上杯中有酒,他便用手蘸酒,先在桌上画一圆圈,又在圆圈下画一方块,然后对赵文说:“你为我卜此图。”赵文哪里肯进前去。偏是那带刀的汉子催说:“还不快卜来!”赵文只得走上前看了那一圆一方,又看了看那位大汉,半晌方脱口说出:“此君生来不是人。”一语刚出,那带刀的汉子便大喊一声:“大胆!”一巴掌就照赵文脸上打去,却被那大汉挡住了。大汉面露不悦地说:“往下讲。”赵文只得又说:“本是上界紫微星。”说完竟自跪下。大汉面露赞许之色说:“何以见得?”赵文说:“拥有天圆地方的非天之骄子莫属!”大汉默默点头。这一点头自是默认了,只吓得满屋的人尽皆跪下以头叩地三呼万岁。原来果真是洪武皇帝。因要将祖陵修建在这淮河下游的一块风水宝地上,故微服亲自踏看。本想来万家乐酒店品尝银姑美酒的,不想被这后生识破真面目,惊讶之余忙从身上解下一九龙玉佩,赏赐给赵文,然后匆匆离开了酒店。
当赵文手捧九龙玉佩乐滋滋地走回家中,却见父母默默无言坐在堂上垂泪,忙把个满心高兴收起,惊问:“父母大人为何悲伤?”银姑见儿子回来,竟一把搂进怀里放声大哭道:“本指望我儿能取得功名荣宗耀祖,没想到母子骨肉就要分离了。”赵文一听更加不解,忙问:“母亲何出此言。”银姑此时亦不隐瞒便将自身的遭遇对儿子说了一遍,并说:“刚才天兵天将已来传唤过,说用天上的神曲酒母在凡间酿酒犯了天规,命我午夜回天交还酒母,再领死罪。若逾期不还将派雷公来击。”赵文一听吓得面如土色,一家人相拥哭作一团。良久,赵文忽得想起自己的九龙玉佩来,忙劝止母亲说:“孩儿刚才在酒店得当今皇上赐给的九龙玉佩,此乃皇家宝物,不知能否帮母亲脱此劫难?”银姑闻言接过玉佩在灯下细看,果(然)是晶莹剔透。玉佩内有九条细若丝线的赤龙在缓缓游动。银姑一见破涕为笑说:“果(真)是天地间难得的活宝,看来母亲果真有救了,能躲过此劫,母亲尚有60年活命。”她见午夜将至,忙让丈夫搬出一口空缸将她罩在里面,并将那神曲酒母揣在怀中,命儿子手捧九龙玉佩赤身坐在缸上。刚收拾停当,就见繁星点点的夜空,早被从东南方向飘来的黑云笼罩了,紧接着狂风大作,雷电交加,暴风雨倾盆而下。那电闪雷鸣绕着端坐在缸上的赵文,劈闪得惊心动魄,只是不敢近身。赵文手中的那块应天承运的九龙玉佩,在雷声电闪中光华四射。稍倾,雷电渐息,赤身坐在缸顶上的赵文连惊带吓,早已上牙磕下牙得得响。缸内的银姑心疼儿子受苦,叫道:“看来已经没事了,我儿且去穿上衣服,别凉着。”赵遵命,刚下得缸来,蓦地当头一声霹雳劈碎了那缸,一团烈焰直扑向缸底的银姑。赵文一声大叫猛扑过去,可惜已晚,银姑已现出原形气绝身亡。赵氏父子心胆俱裂,当即哭死过去。醒来时天已指晓,只见银狐的尸骨已僵,手中仍握着那块神曲酒母。真是:酒魄仙魂知何外,神曲琼浆万古传。
后来赵家父子厚葬了银姑,仍用神曲酒母在双沟酿酒。每次新酒酿出后都以新酒祭奠银狐。许多年后,别处酿酒都祭奠杜康,唯双沟酿酒祭奠银狐,并将银狐奉为酒母。此俗直延续到解放后方被取消。
 

COPYRIGHT (C) 2013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苏酒集团)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500000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