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以割舍的原浆情结

发布时间:2017-07-17

    对于未到过洋河的人来说,古镇的第一印象用“酒香十里”来形容是最恰当不过了。满眼鳞次栉比的古朴建筑,隐约透出一种大家风范,绵甜的空气中又蕴藏着酒都之魂,无论你走在哪一个角落,都被这氤氲在空气中的酒香包围着、浸染着、陶醉着。

    作为一个生于斯、长于斯又工作于斯的人,既是幸运的,更是幸福的。游览洋河的人,或钟情于高大幽深的古宅、或留恋于碧水潺潺的美人泉、或感慨于现代化包装生产线的壮观……,而我却独对洋河的手工酿酒难以割舍,可谓情有独钟。走进洋河手工班,你会在瞬间被扑鼻的浓香包裹住,那种令人陶醉、让人心旷神怡的感觉是洋河独一无二的魅力之处。那一口口排列整齐,已经有五百年以上窖龄的古窖池,宛若一行行等待检阅的士兵,无声地伫立在那里,随时奉献出自己一切。


    “五百年的窖池怀着深邃的思索/静静凝立/此刻,我的心紧贴在窖池的襟怀/倾听暗香浮动/一个古老的传说和一个香醇的名字/在岁月的磨砺中孕育出液态的诗行……”
    诗人笔下的古窖池是有生命和灵性的,俗话说:千年老窖万年糟。正是这些囤积于窖池内繁衍不息的糟醅,成就了洋河绵柔的品质,为洋河谱写出一幅幅异彩纷呈的酒都画卷。
    1996年10月20日,那是我成为酿酒工人的第一天。记得那时候出窖是工人下到窖池内,用木柄铁锨一锨一锨把酒醅挖到木制三轮车上,然后再运到拌料场地进行拌料、装甑。由于窖池和拌料装甑区有一定的距离,又是使用三轮车运送酒醅,加之窖池与窖池之间的通道仅能容得下三轮车的宽度,所以拉车之人是需要一定技术的,一般都是有多年经验的工人才能胜任。而对于手工班人员的分工,更是有着严格要求,像我一样的新工人必须从挖醅做起,其他的工种根据工作的时间长短依次是拉车、翻镰、拌料、装甑,截酒。
    手工班上的“酒把式”大都是有德高望重、经验丰富的老师傅担任,主要负责装甑、截酒、控制酒醅入池水份和温度,这些都是酿酒的核心工艺,直接关系到原酒的质量和产量。而这样的老把式也是每一位新员工的师傅,只有从他们身上才能学到传统酿酒技艺。要想从新手变老手、从学徒变师傅那要经历一个漫长的实践过程,这也是每一个和我一样的新手为之奋斗的目标和梦想——成为手工班的酒把式。
    刚进酒班工作的头几天,每天生产结束后都是浑身酸痛,身心疲惫,而对于酿酒的老师傅来说,抿一口刚出甑的“元泡子”(原浆酒)便可以解乏除累,释放了一身的疲倦,对于从来没有尝过酒的我来说,自然也是充满好奇心的想去尝一尝。记得我的师傅姓徐,他是一位有着30多年酿酒经验的老师傅,是一位全国劳动劳模,据说像他这样的酿酒“元老”厂里也没几个了。有一次,在得到他的允许下我也怀着好奇心尝试着去喝一点原浆酒。当喝下第一口时,顿时感到一股暖流从喉咙向下游走,那种火热的感觉穿过五脏六腑流遍全身,整个身体顿时变得暖和起来,尤其是在雨雪纷飞的冬季,更加让人觉得暖意融融,仿佛贯通了全身的经脉,有一种说不出的舒畅,真可谓“一饮解千乏”。而最令我难忘的是在喝完一口原浆酒之后,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酒嗝”,那种醇厚绵甜的酒香瞬间进入鼻腔,满嘴的酒香,回味无穷。
    在那次接触后,我对酿酒的每一个操作环节都感到异常新奇,很想知道这酒是怎样由糟醅变成酒的。自那以后,只要干完手里的活就会跑到徐师傅身边,仔细看着他的每一个动作,在他的传授下,我知道了拌料、装甑、温度、水份对酿酒的重要性。然而对于这些酿酒专有词汇虽然知道了,但若是在实践操作中真正掌握好、控制好那可不是一朝一夕的功夫能够达到的。除了对酿酒技术的好奇之外,还有一个问题一直纠结在我心头,就是为什么徐师傅能在酿酒岗位上干了这么久。记得有次在陪徐师傅喝完一口原浆酒后,我满心疑惑地问他:“师傅,像您这样工龄长资格老的老工人全厂没有几个了,听说厂领导见了您都非常尊敬,为何您不调到轻松惬意的岗位工作?”徐师傅没有立刻接我的话,而是抿了一口酒,才缓缓的对我说:“小陈啊,当你到了我这个年纪你就懂了。我现在的生活、技术和荣誉都是厂里给我的,虽说也有我自己个人的努力,可我一旦离开了这个厂,离开了这个酿酒岗位,我的一切都将变得毫无价值。还有一点,厂里培养了我们这些酿酒人,我们就应该把这门手艺传下去,这是酒厂的魂,不能丢了。”说完他站起来,拍拍我的肩膀,又加上一句:“好好干,洋河的男人都喜欢这个工作的。”
    此时,班上正开始出甑,从酒甑里飘出的白色蒸汽,犹如一朵朵洁白的云朵,瞬间把徐师傅吞没,在风的吹拂下徐师傅的身影时隐时现,我顿时觉得徐师傅原本精干瘦小的身材变得高大起来。是啊,这样一个在酿酒岗位上一干就是几十年的老师傅,他的一生多么像那些默默静卧的窖池,用自己平凡的身躯,博大深沉的胸怀,传承和发扬着洋河千年的酿酒技艺,为洋河酿造出独具一格,誉满全国的美酒。时光荏苒,如今,已步入中年的我也和当年的徐师傅一样,继承了手工酿酒的技艺,成为洋河手工班的一名“酒把式”,和众多的酿酒人一样用自己的青春和热情酿造出人生的美酒。
    “千年老窖万年糟的酝酿/流淌出的不仅仅是美酒/还有满满的幸福/不仅仅是一杯醇香/还有深藏于心中的梦想/我知道我已经被俘虏/灵魂在香味里弥漫/醉了的,还有和我一样的酿酒者。”
    这首《酿酒者》是我的一个同事所写,他写出了每一个酿酒工的苦与乐,也写出了酿酒工的心声。古语云:“不疯魔,不成活”。从洋河酿酒人的身上,我们看到了中国式的“工匠精神”,看到了几十年如一日的执着,看到了创造极致化的专注和坚持,更看到了为实现心中梦想的博大情怀。现在,参观手工班,品尝原浆酒已经成为洋河工业旅游的重要项目,不尝一尝原浆酒,实在不能算是到过洋河。“欲持一瓢酒,远慰风雨夕”,酒是流动的生命,是中国千年酒文化里跃动的精灵。行走在洋河,微润的酒香充盈在天地间,洋河独特的气息在空气中飘来飘去,让来到这里的人们不舍离去。
                                                      (双沟酒业   陈光美)



下一篇: 野苋菜

COPYRIGHT (C) 2013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苏酒集团)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500000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