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洒将军”双沟情

发布时间:2013-12-26

 “潇洒将军”双沟情

陈先兰
新四军第四师师长彭雪枫同志,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史的一位名将。在我军建军初期,在红军长征和抗日战争期间,彭雪枫同志都立下了不朽的功劳。而他的博学多才,文思和风采,又曾与陈毅军长齐名,在指战员中流传着一个“潇洒将军”的雅号。
年仅18岁的林颖刚跨进淮北解放区,时任淮北行政公署的刘瑞龙主任十分欣赏林颖,当刘主任把彭雪枫师长介绍给林颖时,她两颊飞红,丝毫没掩饰内心的兴奋。她内心尊敬爱慕真正的男子汉彭雪枫,他是远近闻名的抗日英雄。然而,狂喜之后她冷静细想,疑虑了。她嫁给彭师长,成了他的妻室,生儿育女,失去了自己的个性,不能再做妇女工作。时任县妇女部长林颖对刘主任说,等我们接触一段时间,看看彼此感觉能否一致而定吧!
皓月当空,两人见面了。林颖把心中的话一古脑儿全吐出了。彭师长听了林颖一席话后,如雷贯耳,被震撼了。他认为她自尊自爱自主的个性和追求所倾倒!这样的女性,正是他渴望得到的,能给自己激励和帮助的好姑娘。“好姑娘,我们结婚吧!”彭雪枫捧起林颖发烧的脸庞柔声请求。姑娘惊异地发现,彭雪枫明亮的双眸柔情似水,平日宏亮的声音变得充满诗意:我绝不干涉你的工作,不把你调到身边,‘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彭雪枫与林颖举行婚礼时,当时在四师指战员中曾流传着一段佳话。彭师长原来的行装很简单,只有一条被子,一条毯子,一条被单和随身衣服。那条被子还是1937年在临汾时,别人送给他的,用了几年,已经破旧不堪,补了几大块补丁。1941年他俩结婚时,供给部的同志们想在大喜的日子里给他俩换件新被,但遭到了他的拒绝。过春节时,同志们去给他拜年,摸着他的被子上的补丁,个个深受感动。都提议让他换一床,他只是一笑而过,不让换。后来被子又破了,林颖拿起针线,叹道:“实在不好再补了。”彭师长笑着说:“淡饭充饥,粗衣挡寒嘛!”说着就接过爱人手里的针线,自己缝补起来,他爱人笑着点点头,又找来一根针从另一头缝起来。就这样,缝了又破,破了又再缝,直到他牺牲时,陈列在灵堂前的还是那床补丁压补丁的破被子。
那时,四师驻扎在洪泽湖边的半城,而林颖在大柳巷做地方工作。他俩结婚整整3年,可在一起生活的时间合起来还不到半年。他俩平时多为书信交流感情,此间彭雪枫写给林颖的信共87封,不,他不是写信,他是以万缕情丝编织着一张情网,洒向人间都是爱呵!因此,我认为与其说是“家书”,不如说是“情书”更为确切。
1939年,中共开辟淮北抗日民主根据地,双沟贺全德槽坊女老板吴氏毅然支持长子子漠、长女贺虹、次女子文投身革命。彭雪枫、邓子恢、张爱萍、刘瑞龙等苏皖边区党政军领导人,常临贺全德槽坊,品尝双沟酒,畅谈抗日事。八路军、新四军将士,往来公干,也大部分于贺全德槽坊寄宿,人们把贺全德槽坊称为“抗日饭店”,尊称吴氏为“贺老太太”。
那是一个皓月当空的九九重阳节的夜晚,贺老太太得知彭师长因公事双沟住宿,心中特别高兴,准备饭菜宴请。
在交谈中,贺老太太向彭师长介绍了自己身世,她说:“我是1885年农历9月生的,童年丧父,随母逃荒到双沟槽坊帮工。1938年9月嫁给双沟槽坊贺星垣为妻。“9”与“酒”同音,从此与酒结缘,搞酿酒。今晚又是九九重阳节,明月高照,秋高气爽,请彭师长多多喝几杯双沟酒,也是我对新四军表表心意”。
“9月,这月份对我有特别的意义,是我生平过程中的转折点。1907年9月是我的生日,1926年9月2日,是我由当时的青年团转入党的日子。1930年的9月,我们从长沙入江西开始建立苏维埃。而1941年的9月呢?终身大事得以决定了!我们俩都与“9”与“酒”有缘,这叫‘巧合’吧,但我在贺老太太面前,我总以为我还是个孩子”。
彭师长说:双沟酒名字好、酒好、人好。双沟,双是一对成双,办事要取得双方满意,双向选择,孔子的‘仁’是由二个人组成的,树上的鸟儿还成双成对,人要成双才能组成一个家庭。沟即沟通,使两方通达,朋友间。生意间讲信用,其它就是人与人的心与心的沟通,双赢源于沟通。双沟酒甜、绵、软、净、香俱全,在清末南洋劝业会还评为金质奖章。人好,就拿你贺老太太来说吧,你把千亩粮田捐给公益事业,每年春荒在家门口建灶煮米粥供穷人吃,把自己儿女送去抗日,家中特备常用之药,以解他人之急,还冒着生命危险护送新四军指战员转危为安,把全德槽坊办成“抗日饭店”,你说全德槽坊人好不好?!
“是古老的淮河把我们的心联系在一起。你在淮河上游,我在淮河下游,我们同饮淮河水,今晚你喝的酒是淮水酿,吃的鱼虾蟹是淮水养,一片淮水情,洋溢杯盏间。按我们双沟规矩,三杯下肚,主人敬酒”。贺老太太如是说。此时,彭师长面对丰盛的宴席,心想,这位老大娘说的好啊!豫苏两省人民同饮淮水,今晚又饮淮水酿造的酒,
吃的淮水中的鱼虾蟹,我一定要指挥江淮儿女抗战到底。彭雪枫还说:“双沟酒早在清朝末年参加南洋劝业会就荣获过国际金牌,好酒、好酒,我一定要多喝几杯”。
以后,彭师长与双沟酒结缘。在指挥抗战中,喝两杯双沟酒,鼓鼓劲儿,提提精神,壮壮胆子;冬日在洪泽湖中,喝两杯双沟酒,袪袪寒意,活活手脚。
1942年11月,日寇对淮北根据地进行连续三十三天的“大扫荡”,司令部决定,拂晓报印刷厂向洪泽湖上转移。彭师长指示供给部,把一条大海船拔给印刷厂,印刷厂双找到了两条大船,两条小船,把机器、字架、铸字机、装订等都搬到船上,进了洪泽湖。部队在岸上作战,印刷厂在水上出报纸。一次深夜,彭师长到印刷厂检查工作发现印刷厂厂长王剑、机器股长李玉山没精打采,其它同志呼呼在睡,心想,白天打仗,晚上出报纸,确实够累。于是,叫通信员到住地拿来两瓶双沟酒,并叫伙房炒几个菜,与印刷厂同志喝起来。他们说,双沟酒真灵,喝后精神来了,干活有劲头了,要没有双沟酒,这期报纸肯定延期出。
彭师长与双沟槽坊老板贺老太太于九九重阳佳节谈“9”与“酒”的人生经历。谁知,他俩还有一个9月本人无法预测,那就是他俩同逝世于9月。
二次世界反法西斯大战中,彭雪枫为东方战场上的民族英雄。1944年9月11日,在指挥抗日战争中牺牲,年37岁。在安葬时,双沟、半城等地人民群众得知此事,曾在大街上摆上桌子,放上一碗水,一面镜子,以示彭师长和新四军“清如水”、 “明如镜”。淮北人民给他送“德政碑”、 “万民伞”,这是在当时历史条件下人民群众对自己的子弟兵所表达的热爱之情。1994年9月9日,英籍香港商界巨子、国际知名的慈善家及社会活动家、何东集团公司董事长何鸿章偕夫人来到泗洪,向彭雪枫殉国50周年筹委会捐款100万元港币并赠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专门订制的“第二次世界大战‘诺曼底登陆’退伍军人,”特向在华老战士们致以崇高的敬意,我们为纪念彭雪枫将军表示最大的尊敬和钦佩的威尔克圣剑一把。而贺老太太因患脑溢血于1947年9月不幸辞世。在送葬时,双沟镇大街小巷万人空巷,那些受过贺老太太救济的人,一字排开跪在棺前,泣不成声。
如今,江苏双沟酒业集团有限公司继承和发扬了彭雪枫和贺老太太为民办实事的光荣传统,祖国大地上无论什么地方发生地震、水灾等自然灾害,都伸出援助之手。
(作者原为泗洪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兼县文联主席,现为江苏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
 

COPYRIGHT (C) 2013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苏酒集团)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5000003号-1